鸟类其实也吸毒 – 动物新闻 – 爱动物网

我前阵子看的一份学术报告里说,原来某些鸟类也会有惯性吸毒的行为,但它们的吸毒跟人类躲酒吧厕所里“滑冰”不一样。

在这篇由美国昆虫鸟类学家贺瑞斯·郭尔斯金(HoraceGroskin)于1970年发布的科研报告中,有一句话吸引了我:“鸟类会利用蚂蚁分泌的甲酸来强化肌肉,并通过分泌物来取得舒适的感觉。



这所谓的“取得舒适的感觉”有一个学名,叫做“蚁浴”(anting)——就是把蚂蚁蓄于羽毛间的一种行为。

而为了防御鸟类袭击,蚂蚁会自然分泌出一种相当于有机杀虫剂的分泌物,叫做甲酸。

甲酸被吸收到体内之后,鸟儿会张大翅膀和嘴巴在地上乱蹦,差不多跟人类嗑了药之后面瘫嘴歪的效果一样。

这个现象让很多科学家开始认为蚁浴相当于鸟类的吸毒。

为了进一步了解,我采访了鸟类专家史蒂芬·伊曼努尔·波尔塔格(StefanEmanuelBaltag),看看蚁浴究竟是什么回事。

专家告诉我说,蚁浴的行为一般在花蒲扇、八哥、松鸦、美洲红隼、渡鸦、乌鸦和花鸡的种类中比较常见。

一只深陷毒海的乌鸦。

图片来源:WikimediaCommons

“有的会飞到一群蚂蚁上面,等蚂蚁自己爬进羽间。

这是所谓的‘被动式‘蚁浴。

另一种方式就是直接用嘴掐着蚂蚁,把它们的分泌物往自己身上涂,是一种‘主动式’的蚁浴。

有的说法是,甲酸对鸟类来说是一种兴奋剂,跟人类吸毒一样,”他解释说。

甲酸(Formicacid)也称为蚁酸,词源就是拉丁文Formica,也就是“蚂蚁”的意思。

每当蚂蚁觉得自己遭受到威胁时,它们就会把储存在腺体里的甲酸喷向捕猎者。

鸟类进行主动式蚁浴时,会不断拍打翅膀,把分泌物均匀分布到每一根羽毛上。

其实提取甲酸一点不难:随便找一个蚁山,手往上一搁。

没过一会儿,你的手就会有一层臭臭的分泌物。

波尔塔格还补充说,除了甲酸,鸟类还会吸收蜈蚣、蜗牛、毛毛虫和大黄蜂的分泌物。

具体原因是什么就不清楚了。

虽然学界普遍认为,鸟类是为了追求快感而吸收甲酸,但也有其他说法。

“对这种行为,我们没法找出一个准确的原因。

不同种类的鸟可能会通过蚁浴来除虫、止痒或者达到快感,”波尔塔格总结说。

目前为止,好像还没有人研究过把甲酸往胳肢窝里涂会有什么效果。